「你好,王爺爺,我是醫院的語言與吞嚥治療師。」

這是我通常見到病人的開場白。

 

其實我的頭銜根本不是語言治療師,也不是吞嚥治療師。我真正的頭銜是言語語言病理學家(Speech-Language Pathologist)。

 

可是這個頭銜端出來,大部分的病人都會很茫然地看著我。也有病人會很直接的說:「我講話又沒有問題,你為什麼要來看我?」。不只是病人,即使是醫護人員,若是直視我那爍爍發光的頭銜也難保不一時眼盲。稍微掙扎了幾次之後,我就很輕易地放棄了。你們高興叫什麼就叫什麼吧,也不過就是個名字罷了,跟小花小草小石頭一樣,能溝通就好。

 

雖然我是語言治療師,但是我目前的個案有95%以上都是吞嚥障礙,甚至可以達到100%。偶爾才收到言語或是語言障礙的個案,機率只比被雷打到高一點而已。

 

為什麼語言治療師要做吞嚥呢?

 

因為古早古早以前,其實也不是很古早以前,也不過就幾十年前吧。那時候的語言治療師在學校裡是不學吞嚥治療的,語言治療師就真的只做言語跟語言。語言是指你和我之間能夠互相表情達意的這套系統,言語則是指以口語傳達語言的方式(若還是不明白,請把言語治療想像成高複雜度的正音班)。而醫療體系中的語言治療師就歸屬在復健部門底下,做失語症和嗓音障礙之類的矯治。但是後來,醫院裡開始注意到有些病人有吞嚥功能的障礙,而吞嚥障礙常常造成營養吸收不良,或是病人生活品質(與心情)的下降,於是醫院就要抓一些帶罪羊找合適的人選來讓病人怪罪並發洩指導並協助病人做吞嚥功能的復健。這時候,不知道哪個天才表示:「誒,你們語言治療師做語言的,想必對喉嚨很瞭解吧?那就交給你們了。」於是從此語言治療師的業務中就多了一項吞嚥治療。

 

吞嚥治療是語言治療師業務中唯一有可能讓病人死掉的。言語和語言治療基本上不會把病人怎麼樣,倒是病人可能會奇蒙子不好就把治療師怎麼樣。目前最值得紀念的一次是被咬,送急診(急診醫生很帥)。但是吞嚥障礙如果沒有及時關注,很可能造成吸入性肺炎(aspiration pneumonia),有時候老人家身體不好,肺炎肺炎肺炎然後就嗝屁了。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我對這點相當害怕。只想把這堂課修完然後終身不碰吞嚥議題。沒想到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現在居然專職在做吞嚥治療。

 

人生嘛,也不過就比當歸長一點。

    文章標籤

    吞嚥 語言 復健 治療

    全站熱搜

    peaceof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